您好,夫人。

这是1个阳光明媚的上午,虽然天气还有些微寒, 但步行街上已有很多行人。 各色商店早已开始营业,橱窗里摆满满目琳琅的商品。 推车的小贩和促销的店员站在接道两侧奋力吆喝着, 挥动手中的商品或传单试图吸引人们的眼光。 林筝有些无聊地打个哈欠,低下头看了看表, 结果立刻被身旁的弟弟林丰拉了1把。 顺着弟弟的眼光望去, 很快在接道对面找到目标: 那是1对打扮入时的年轻夫妇, 男人高大英俊女人温顺美丽,他们很密切地手挽着手, 仿佛在闲逛。 不过那位妻子除偶尔用微笑回应着丈夫神情的眼光外, 仿佛还在偷偷看着街道上的路人寻觅着甚么……当她看到林筝和林丰的时候, 眸中闪过1缕压抑的光彩有喜悦,有兴奋,还有几分辩不明的情绪, 然后用他人难以发觉的幅度朝他们点了点头。 「这娘们不错!」 林饱满意地评价1句, 抢在哥哥前面跟了上去遥遥缀在这对夫妇身后几米远的地方, 开始等待机会。 「不错?那就你上吧……」 林筝无所谓地耸耸肩, 也从另外一个方向跟了上去。 机会很快来了。 这对夫妻开始逛起商场女装部,英俊的丈夫途经每家品牌店, 都会选出几件衣服让美丽的妻子试穿。 然后用足以迷死人的痴情眼光打量换上新装的妻子, 指出新装里配不上妻子的地方温顺地拉着妻子走进下1家店。 林丰就等在这家店的试衣间里。 您好,夫人。 」 「哦……天啊……」 「嘘--小声!」 「是你?」 「是的, 我想我就不用做自我介绍了吧?时间紧急我们现在就开始好么?」「在这里?可是……」「您放心, 我们是专业人士绝对不会由于空间狭窄而产生障碍。 」「可,可是……」林丰的手指如钢琴师般灵活, 1边说话1边已将美丽少妇身上的衣服解开、脱下, 顺手将她的裙子平平整整地叠好放在角落只留下蕾丝边亵服和黑色的丝袜。 「抬下脚好么?左脚……然后右脚……」 林丰半蹲着身子, 用1只手拨弄少妇那鲜红柔嫩的阴蒂另外一只手已将她的内裤拿得手中。 迅速站起的同时,双手就将胸前最后的屏障掀开, 按住少妇的双乳大力揉搓起来。 「哦……你,轻,轻1点……」 「轻了就没意思了……您得尽快进入状态!」林丰空出1只手将自己的裤子解开, 硕大的凶器顿时从裤裆里跳出来准确地顶在那团柔软的凹陷处, 感遭到其中的温润和湿润「嗯,您丈夫选了两件套装?很好, 这样我们最最少有半小时的时间……」「可是我不能半小时后才出去!」 「没关系 我们会处理--请您转个身脸朝着门口,我要开始肏您了!」「喔!等等……我……」「放心, 不管您出于甚么目的雇佣我们是夫妻感情不和、还是报复丈夫有外遇、或纯洁寻觅刺激……我们服务的主旨就是让您身心两方面都得到满意! 嗯, 放松……」 少妇几近被半逼迫地扭了910度 然后感觉1只大手搂住了自己的小腹另外一只手按在自己后背上朝下压去。 与此同时,1根坚固、火热的鸡巴缓缓分开自己的两片阴唇, 用缓慢却极其坚决的态度挺入进去。 「好大……请……轻1点……」 狭细的腔道被巨物填满, 1边将入侵者牢牢裹住1边却立刻开始分泌出润滑的体液, 让身后的男人能够更加便利地侵犯自己。 「夫人,您浪的很快呢……几近马上就可以开始下1个步骤了……」林丰低下头欣赏1番, 确认少妇那柔嫩的性器已将自己的鸡巴完全吞没 雪白的大腿根部迅速出现1抹粉红色朝丝袜里延伸过去。 感遭到少妇体内的变化,他开始耸动腰杆,不急不缓地抽插, 「或许您心里已在想了不过我觉得说出来会让您觉得更刺激……您愿意配合1下么?」「怎样配合?」「很简单, 我问你答……如果你说不出来的话,我会告知你答案。 」「哦……好吧……」「亲爱的夫人,我发现您的小腰已开始迫不及待的摆动了, 您知道这意味着甚么吗?」「不……不知道……」 「这说明你是个骚货 是条闻到男人气味就发情的母狗啊!哈哈……」「啊!你怎可以这样说……」少妇又是恼怒又是羞涩地扭动几下 结果换来身后绝不留情地撞击屁股和腹部碰触的「啪啪」声让她不能不把注意力转移到肢体动作上, 低声叫道: 「你轻1点……」「我不会轻点 而且还要愈来愈重!能不能瞒过您的丈夫就要看您够不够配合咯?」「唔……哦……好爽……」 「爽吧?特别想到您的丈夫正隔着1层木板, 眼巴巴地等待着是否是让您觉得更刺激……看来是了!这个话题让您夹得好紧哦!」林丰抱紧妇人的美臀, 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大鸡巴好像出海的怒龙1样, 披着满身的晶莹液体飞快驰骋将美丽少妇下身的洞口撞得不住开合, 冒出层层白色的气泡。 「哦哦哦哦哦……不要……不要这么勐!」 「抬腿……另外一只……」 恍忽之间, 少妇忽然觉得体内1空那种巨大的空虚感让她差1点就瘫软在地上。 「好了,第1套衣服换上了,出去给您的丈夫看看吧……快点回来, 我还要接着干您呢!」几近被推出试衣间的少妇这才意想到不知什么时候 自己身上已套了条裙子和上衣。 仔细的林丰乃至帮她系上了两粒扣子……「哈, 亲爱的这件套装真的不错……把你的细腰完全衬托出来了呢……不过……」少妇茫然朝丈夫微笑着, 下意识地转动娇躯。 心中想着不知道裙子的长度能否掩盖住自己大腿根处的水迹, 袒露在空气中的小屄里面火辣辣的被走动间带起的微风1吹, 阵阵酥麻的感觉让人脚软就好像那根大鸡巴还在抽动、肏弄不休。 看着丈夫的嘴唇开合,1连串赞美声化成无意义的文字。 少妇做出温馨、喜悦、感动的表情, 在心里默默念着: 「亲爱的, 我刚刚被人肏了呢。 就在离你不远的地方!而且那个人还没有肏够, 他在等着我回去……哦他那根东西真像电影里的攻城锤!」少妇有条不紊地完成着「规定动作」, 将自己的美丽在丈夫和几位销售店员的眼眸中定格存档。 也许只是心理作用,让她觉得那几名店员看着自己的眼神格外敏锐, 就好像已看穿了自己身后的试衣间大门也看穿了自己裙下的窘态1样。 「漂亮……漂亮……好看……好看……」 千篇1律的评价继续着, 苍白到乃至无需去斟酌整句话的含义只需听取几个不断重复的关键字就能够了。 少妇完成几次转身,急匆匆朝试衣间走回去, 没有看到1位陌生的男人走到丈夫身旁开始很礼貌的与他搭赸。 「那是你老婆?真漂亮!」 「谢谢……您是?」 试衣间的门刚刚关上, 1条粗壮的手臂立刻缠上了少妇的腰肢。 「夫人,您刚刚表现的不错……外面的人都没看出半点破绽呢……嘻嘻, 您真是天生的荡妇……来坐到椅子上来,这次我们换个更剧烈的姿式。 」林丰飞快脱掉少妇的上衣,让她坐在试衣间的圆凳上, 后背靠住墙壁。 少妇轻声喘息着,有些羞涩地配合着林丰的动作, 不过她的节奏还是慢了少量刚刚伸手拉起裙子, 两条白腿就被从正面高高抬起圆润的膝盖1直顶到胸前, 身体被弯成扭曲的「V」字型。 「这次要从正面侵犯您了……这个姿式比较方便用力, 我很快就可以肏的你大叫哦!」林丰压在少妇身上 将脸在她的丝袜上轻轻磨擦着隔着1层网格感遭到她小腿上的弹性, 胯下驾轻就熟地1挺大鸡巴「噗哧」1声齐根而入, 绝不迟疑地迅速耸动起来。 「啊……啊……不要,不要这么用力……我, 我真的会叫……唔……唔……」蕾丝内裤及时堵住了少妇的小嘴 将抑制不住的叫床声变成鼻腔里销魂的急喘林丰1只手按在少妇嘴上, 迎着她那有些嗔怪的眼光笑道: 「你瞪我做甚么 难道你的内裤已穿了1周?嗯……夫人你自己捂着嘴好不好?我空出手托着你的屁股, 这样能肏的更勐点。 」少妇的鼻翼迅速扩大了几下,有些幽怨地看着林丰, 抬起胳膊摀住自己的小嘴。 「乖……忍住了,这次肏到你高潮才能放你出去哦……」林丰淫笑1声, 大鸡巴直起直落狠狠凿进少妇的身体里,立刻带起1蓬蓬的淫水飞溅。 肏的少妇娇躯乱颤,从胸前开始,皮肤出现淡淡的粉红色。 恰恰还得忍住快感不叫出声来,脸上的表情就格外精彩。 随着林丰的动作愈来愈快,少妇眸中渐渐升起1股雾气, 眼睛水汪汪地就好像要哭出来1样。 摀住嘴巴的小手不住颤抖着,连带全部身体都颤动起来。 终究,少妇的双腿勐然1僵,大腿根部牢牢夹起, 阴道内传来1阵急促的痉挛。 林丰见状笑嘻嘻地停下动作,将鸡巴深深插进少妇体内, 享受着那阵销魂的蠕动。 顺手拿起衣服,开始帮少妇穿着第2套服装。 「好了,出去给你丈夫看看吧……啧啧, 高潮时候的女人就是好看!」「啊那他要是看出来怎样办?」「这就是你自己的问题咯……我相信你1定有公道解释的。 去吧。 」试衣间外,正在交谈的两个男人迅速停止话题。 「啊,亲爱的,你是脸怎样红了?」 「没事……衣服有点紧……啊, 屋子有点热……嗯老公,你看这件衣服怎样样?」「没说的, 漂亮!好像是有点紧不过这样更显得你身材……」妇人的脚有些软, 不能不用力夹紧双腿。 由于她感觉自己胯间的水已停不住了,正沿着雪白的大腿根淌到丝袜上, 行将漫过膝盖流到小腿……啊,那样所有人就都看见了!他们会怎样想?汗水?尿液?还是……妇人忍不住频频低下头, 伪装打量衣服的下摆其实视野却集中在丝袜上。 然后发现丝袜的色彩仿佛真的变深了,好像被水浸过1样……仔细看时, 又没有特别显现的水迹。 幻觉!原来是幻觉!嘻嘻……老公,我都被人肏的产生幻觉了……「我觉得, 刚刚被人肏过的女人最好看!你看她那红扑扑的小脸 真像……」不知是幻听还是真的有人在这样评价。 少妇很认真地集中精神旋转着,好像正在表演的芭蕾舞演员, 将所有声音都抛在脑后。 片刻以后,林丰看着面红耳赤逃回试衣间的少妇, 微笑道: 「怎样样?」「我说屋里太热他就信了……嗯, 你还要多久?」少妇俏脸绯红着答了1句任由林丰将自己按在圆凳上掀开裙子, 撅起圆圆的翘臀近乎粗鲁地插入进来。 空虚被填满,少妇顿时从鼻翼里发出1声悠久温婉的呻吟声。 「想让我射出来的话,恐怕你丈夫真要看出破绽了……我们专业人士可不冒这类风险。 」林丰1边抽插1边笑道: 「还是尽快开始下1步骤吧。 」「下1步?可人家已高潮了……啊,你要做甚么!」「要做固然是做全套……您不会说您的丈夫还没碰过这里吧?」「不, 不……那里不行!很痛会裂开的……啊……唔……唔……唔……」「别担心, 夫人……我不是要肏你的屁眼只是进去1下,宣布这里的主权而已。 我这就拔出来……」「唔……你怎样可以这样!」 「由于这样才更刺激嘛……等您回到丈夫身旁的时候, 心中的惭愧感就更强1些你们的夫妻关系也能维系的更久啊!」「喔……你欺侮人……」 「谢谢夸奖。 来,让我看看您的嘴上工夫……」林丰松开手, 少妇立刻像受惊的小鹿1样挑起来伸手到身后摀住屁股, 有些孩子气地朝他翻了个白眼。 林丰微笑着坐到圆凳上,弹了弹自己高挺拔立的鸡巴, 抬开端看着少妇道: 「来要全都舔干净哦。 」少妇迟疑着,看了1眼那根刚刚让自己欲仙欲死的「凶器」, 没有动作。 「乖啦……你1边舔,我1边给你说些好玩的事情, 好不好?」少妇无奈地将头发捋到耳后显出成熟的妩媚风情, 跪到林丰两腿中间 伸手捉住他的鸡巴嘟囔道: 「我老公都不敢叫我舔的……当心我1口给你咬下来!」「嘻嘻, 我好怕怕啊……由于我不光让你舔还得按住你的小脑袋肏几下呢。 」林丰笑着从口袋里取出1张名片,塞到少妇的手提袋里, 道: 「好了我的工作完成。 夫人,欢迎您加入《偷情俱乐部》……如果您对我们的服务还算满意的话, 有无兴趣玩的更大点?保证让您高潮迭起欲仙欲死哦!」「啊?」少妇又惊又喜的抬开端, 乃至忘记擦掉嘴角上挂着的晶莹水线 眸中闪着不加粉饰的慾望: 「怎样玩?」「别急, 等我电话……」 片刻以后当少妇心中惴惴地离开更衣室, 这才发现自己的丈夫正与1名陌生人攀谈着分散了丈夫的大半注意力。 那人也穿着电话里约定好的装束,眉宇之间和换衣间里的青年10分类似, 当他看见自己出来时用1种语重心长,却恰好能让自己看懂的眼光深深望来。 彷佛在说: 「你看,我们果然是专业人士吧?」少妇立刻觉得心跳又加快了几分……「老婆, 你换完了?这几件衣服有喜欢的么?」「亲爱的 你喜欢的我就喜欢。 」「呵呵,来,我给你介绍位朋友,这是林筝。 他说有个很有趣的文娱部,想介绍我们参加哦……」「哦……呵呵, 是甚么文娱部?」 「您好夫人……请容我渐渐介绍……我们的文娱部叫做……」3人1边亲切地交谈, 1边并肩走出服装店。 街上的阳光正当头,给大地铺上1层闪耀的光芒, 照在行人身上只留下极短的阴影。 放眼望去,每一个人脚下,都1片光明,看不到黑暗的存在……。

上一篇:干姐。 下一篇:源于QQ的很偶然的深夜激情。